【全队欢乐向】国家队是你的家

好暖☺️

短短的脑洞:

 国家队比赛日的梗太多了……写不过来让我慢慢写吧!简直跟过年一样!!各种新CP!!


本文的梗来源:各种现实中的梗 和 足球与爱咨询洞的 一条微博


【洞君,为什么每个国家队都那么欢乐?球员为什么这样热爱国家队?】国家队就是家啊,到国家队比赛那就是放假回家,能不高兴吗。但是大家都要赚钱买米,也不能天天搁家呆着啊。国家队也有斗争,也有矛盾,也会一团混乱,也会有锅要背,夫妻没有隔夜仇,家人没有隔饭仇,一起吃顿饺子什么都好了。




 


————————————————————————————————


 


1.过年过节应该谈论什么话题


 


久别重逢真是特别开心的一件事。国家队的男人们都有一大箩筐想说的话,但是也是因为太久没见面了,抓着对方的手感慨了半天,却突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再加上中途出了一些小问题,有些队员不能及时归队(可怜的诺伊尔),于是在各种复杂心情的作用之下,大家都开始谨慎地对话。不过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越认真就越有可能说错话。


一般来说,回到家一定会被亲友谈论的第一个话题就是身高体重外貌变化。没办法,在外面久了,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亲人总会先注意你的外貌的。


 


比如说:


胡梅尔斯看了穆斯塔菲半天,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突然冒出一句:“植发效果很不错。”


穆斯塔菲摸着自己浓密的胡子,吓了一大跳:“我没植发啊?”


脸盲症患者胡梅尔斯扶住了额头:“哦,对不起,我以为你是贝尼……你们俩把胡子留成这样真的很像……”


这时候他被人从后面一把揽住,伴随着赫韦德斯的声音:“曼努你不是要等晚上才能回来么,这么快就到了——”


背影识别障碍患者赫韦德斯尴尬地放开了胡梅尔斯:“对不起,我认错了。马茨,你这个赛季吃得太胖了……从后面看我把你认错成曼努了。”


大家正准备哈哈哈哈一笑带过的时候,诺伊尔真的拖着行李箱回来了,一回来就听见了赫韦德斯最后那句话,带着一点儿受伤的神情看了过来:“贝尼你怎么能这么说,体检结果显示我明明比马茨要轻。”


此时,四个人的心情都很微妙,同时在想——自己真是说错话了。


 




如果为了避免伤感情不谈论形体外貌话题,那就只能聊聊过去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了。工作上的事情也是极为伤感情的,毕竟俱乐部之间各种踢到眼红,薪水什么的又不好拿来说。于是,大家便非常一致地开始聊自己的娱乐活动——放假了又去哪儿玩了呀,遇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呀,诸如此类。


虽然大部分人都喜欢并热衷于谈论这些问题,但是,当人群中有喜好不同的人的时候,依然会有人心情微妙。




比如说:


罗伊斯和格策好久不见,兴奋得握着手在原地可劲蹦跶。许尔勒作为三个人里面个子最高的一个,经过严肃思考决定自己还是不蹦了。三个人合影一张,动作整齐划一地发到社交网络上并艾特其他两人,然后放下手机,开始聊天。


罗伊斯:“哎我去迈阿密海滩晒太阳了!那里的游轮balabala……”


格策:“我去迪拜沙漠晒太阳了!那里的风景balabala……”


罗伊斯:“我去潜水了!balabala……”


格策:“我去滑雪了!balabala……”


假期宅在家里玩那只小黑毛球狗的许尔勒表示插不进对话,经过严肃思考,默默地站起来离开了。这时候他遇见了波多尔斯基——一个同样爱狗的男人。


“嗨安德烈!”波多尔斯基很高兴地跟他打招呼。


“嗨卢卡斯。”


“我看到你在Ins上发的图了!那只Q蒂太可爱了!”


“真的吗?”许尔勒又惊又喜,“马尔科和马里奥都没给它的照片点赞,我还以为队友们觉得它不好看。说真的我太喜欢它了!你也觉得它可爱吗?”


“当然!”波多尔斯基拍拍他的肩膀,“以后我来给你点赞。”


“谢谢你卢卡斯,你喜欢狗吗?”


“事实上狗狗是我最好的朋友!”


在两个喜欢旅游的男人聊得很欢的时候,另一边,两个喜欢狗狗的男人也找到了共同话题,产生了深厚的友谊。


然后,在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中,许尔勒助攻波多尔斯基进了一个球。


 


 


2. 托马斯·穆勒的消失


 


这一次国家队比赛训练,穆勒的行踪成了一个谜。吃饭时,他在;训练时,他在;比赛时,他在;而其他时间,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平常被调侃“神出鬼没的身影”,这回真的消失不见了。


即便是在训练时,他也成了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既不摔跤也不聒噪。一团和乐的氛围掩盖了某个大嗓门突然静音的事实,大家一开始都没发现,只是隐隐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最早想起穆勒来的是克罗斯,他在做完十组韧带训练之后擦了一把汗,突然说了句:“托马斯呢?你们谁看见托马斯了?”


格策还在跟夹胸肌的健身器材战斗,朝门边努嘴:“早就做完训练走了。你找他什么事?”


“世界杯训练的时候,有一次打牌我输了,欠了钱。”


“哈?”格策笑了,“那不是去年的事情么。”


“是,可是我一直没还。”


“托马斯说不定也忘了呢?”格策跟穆勒在俱乐部共事也不短时间了,从来不觉得他是会记得这种鸡毛蒜皮小事儿的性格。


克罗斯说:“不,昨天他还跟我说起这件事!他问我,托尼,你还记得去年我们那次打牌么?就是你输得嗷嗷嗷嗷~叫的那次……”


正在喝运动饮料的格策呛了一口水:“不过托马斯真的是催你还钱吗?真意外哎。说起来最近他人也总是消失,我怎么觉得见到他的时间比俱乐部里还少。昨晚按惯例他要找人打牌的,但是没有。我们都以为他是不想打牌了。”


克罗斯打了个寒颤:“突然想起来当时打牌的四个人里并没有托马斯啊?他为什么唯独记得这件事还跟我提起,难道他一直记得我输了很多钱,没还给别人?这真是太奇怪了。”


格策摇头。


晚上休息的时候,队长施魏因施泰格召唤大家过来看,他在桌面上铺了些印出来的照片,内容貌似是今天训练的日常。


厄齐尔一眼就在一堆照片中找到了眼睛瞪得像牛一样的自己,有点不高兴地说:“拍照也不抓拍好一点的表情,请帮我取消摄影师午餐里的鸡腿。”


波多尔斯基翻了翻,说:“这堆照片里一个托马斯都没有,摄影师要被他念叨死了。支持取消他的鸡腿!”


大家起哄了一番,直到施魏因施泰格说:“啊,这堆照片不是摄影师拍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是谁拍的,就放我那儿了。”


罗伊斯拖长了语调说:“为什么这个人照的照片里,唯独少了托马斯?这太奇怪了。”他又左右看了看,发现穆勒竟然不在现场。


于是气氛顿时凝固了,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国家队里少了一个人……难道这组照片的意思是……是……有人绑架了托马斯然后拿这些照片来威胁我们赶快交出三千万美元的赎金否则就要撕票!!!天哪我们要赶快把托马斯救回来!!!”克拉默一说完就被自己吓坏了。


气氛又一下子活跃了,大家用哄堂大笑表达了对克拉默的喜爱之情。厄齐尔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博阿滕推了推眼镜,冷静地指出:不在照片里的人正是那个拍摄者。这么一来一切就合理了——今天托马斯不爱说话、训练完就消失,是因为他忙着到处给大家拍照。


大家为博阿滕的机智鼓掌,戴眼镜的就是不一样。


“……所以托马斯拍这些照片是要做什么呢?”


“感觉跟平常的他很不一样。”


在讨论之下,穆勒“奇怪的行为”疑云重重,让人不免多想。最后施魏因施泰格拍板道:“去把托马斯找来问问不就完了么!”


于是一群球员浩浩荡荡地朝着穆勒的房间开进,还未走近,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了一些声音,听起来像是穆勒在自言自语。大家又靠近了一些,听清楚了他声音里的内容,还有不时的大笑。小年轻们开始细声讨论,说真的,一个人在房间里大笑,这太恐怖啦。


——“……对对……”


——“嗯,情况大概是这样……每个人的我都……”


——“……发给你啦。”


克拉默又开始自言自语:“难道他是间谍……把我们每个人的资料都搜集好了准备发给外星人……”


厄齐尔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波多尔斯基和施魏因施泰格对视了一眼,带着一堆球员们推门而入。


穆勒趴在床上正戴着耳机对着手机屏幕说着什么,看到有人进来了,随手就把手机朝他们转了过来:“哎,他们刚好来了,看看看——”


大家一眼看到屏幕上正是视频通话中的拉姆,对方很开心地朝他们挥了挥手:“嗨,小伙子们晚上好。”


穆勒继续对着话筒说:“菲利普,看到真人的感觉还是比看到照片要棒对吧!不过,说真的,我的拍照技术也比我们队的随队摄影师强……你们都来跟菲利普说两句话嘛,过来。”


于是便一个个过去跟拉姆说话,如同一家人在过节时汇聚一堂,一起跟海外的游子视频通话。拉姆对大家的新形象感到好奇,对话热热闹闹地进行着,大家也都感受了一番老干部退休后放肆的大笑——队长以前可不是这么喜欢卖萌的。


而施魏因施泰格把穆勒拉到一边,问他:“原来你给我们拍照是给菲利发……”


穆勒一反常态地正经:“还有米洛,还有佩尔。”


听到这句话的克罗斯愣了一愣,突然想起来去年世界杯时打牌赢了他不少钱的正是拉姆和克洛泽和默特萨克。


其中的三个人已经永远不会再以球员的身份回到这个集体里了,还有更多已经离开或者短暂告别的成员,分布在各地,以自己的方式,支持着这个曾经待过的大家庭。


或许今年不见,明年不见,好多年都不能见。


但是,曾经是一家人,便始终都会在一起。


一支队伍就是一个家。




TBC.

评论
热度 ( 4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