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iarty】錯配、Mismatch

還是放上來存個檔,我怕貼吧那裡會被刪😂









(上)

(BGM:藍又時-孤單心事)

01.

I’m Molly‧Hooper.
I don’t counted.

02.

他叫Jim‧Moriarty。

他是一個看起來有點不修邊幅,給我感覺卻非常溫柔的人。

他有一雙漂亮的棕黑色眼睛,配合眼簾上深深的雙眼皮,他看起來很機靈,很和善。

他總對著我微笑,令我感覺很窩心。

他做事有點笨拙,常常會弄壞別人的東西,而且有點驚惶失措。很可愛的性格。

他不像他,Sherlock Holmes,一個我暗戀多年的人。



他是一個看起來非常整潔乾淨,給我感覺卻非常冰冷的人。

他有一雙漂亮的藍綠色眼睛,加上挺拔的鼻樑,淡色的薄唇,他看起來很睿智,很穩重。

他總對著我微笑,公式化的笑容,使我感覺好像跟他相隔幾千光年那麼遠。

他做事非常利落,卻毫不顧及別人感受,還一臉理所當然。很討厭的性格。

他卻是我頭一遭暗戀得如此沉醉的男人。



他是個好人;他是個壞人。

我喜歡他;我卻愛他。

03.

  Jim那天特地在巴茲IT部跑下來,約我去狐狸影院看戲,笑得很靦腆,很可愛。

  我微笑著答應他。好。

  這可能是上天給我的提示,是時候放棄那個沒有心的男人。

  樣貌不重要,Jim可能沒Sherlock那麼帥,可是他比那個人體貼,他懂得我想要什麼。他知道我不開心,他想讓我開心。

  愚昧的人民啊,看看國王這一身漂亮的衣服!他帶了我去看音樂話劇,老掉牙的『國王的新衣』。

  蠢人才看不見的衣服,真的有嗎?我暗暗想道。如果真有此衣,我肯定是看不見衣服的一個。

  的一個。是的。因為John‧Watson會是另一個。他這樣也看不出來。Sherlock愛他。

  人就是這樣。當局者迷。國王不知道自己受騙了;John不知道Sherlock愛他;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時候放棄Sherlock?我捨不得;但看著正坐在我旁邊,因為幾句台詞而笑得開懷,而且不斷想要跟我進行溝通的男人,我猶豫了。

  不行。Molly,有一個如此順眼且對妳這麼好的男人,妳得給他一個機會。

  是時候放棄Sherlock了。我用微微顫抖的手,覆上他冰冷的手,停止了他喋喋不休的話。

  很驚訝,他看起來很驚訝,然後,在舞台的燈光亂射下,我看到他眼睛的棕黑色慢慢減少。

  好漂亮的眼睛,他瞳孔放大了許多,目光頓時變得很溫柔。脈搏加速,我們倆。

  騙人的吧,如此美好的男人居然會看上我?我心直到剛才居然還給另一個男人填滿。

  ……Jim‧Moriarty,我喜歡你。給我一點時間放下Sherlock Homles。

04.

在第二天看到Sherlock,我沒給他好臉色。他居然說Jim是Gay,為什麼他要一次又一次來踐踏我擁有的一切?

Molly, I’m so sorry.
他說,眼睛沒有離開過顯微鏡地說。

在他心中,顯微鏡也比我重要吧──不,顯微鏡當然比我重要,我在想什麼,真笨。

等一下,Sherlock給我道歉。

我一時不懂給反應。一向高傲的Sherlock Homles居然跟我道歉。
我僵住了動作,直到把化學試劑錯誤調配成詭異的棕黑色時,我才回過神來。
連忙把化學廢料扔掉。

Sherlock瞄了我一眼,錯配。他輕輕地道,輕柔的聲調令人感到很壓逼。
呃、對不起…剛才我在想事情…我緊張地捏著杯子,低下頭。
Sherlock抬起頭。You know what I mean.

愣住了好一會,我才把燒杯放下,一本正經地道,Sherlock,希、希望你尊重我、我的選擇,這是我、我…
結果我還是錯漏百出。只要一對上Sherlock的眼睛,我彷彿置身於無底深淵中,動彈不得。
雖然不知道他在暗示什麼,但肯定跟Jim有關。

Sherlock一直看著我窘迫的舉動,抿了抿嘴唇。
Molly,這是錯配,是錯的結果。他不帶起伏地道,然後繼續埋首到他的顯微鏡中。

緊握著拳頭,生平第一次有衝動為了一個男人跟Sherlock Holmes進行辯論。

Sherlock!有新發現!Doctor Watson一把推開實驗室的門,嚷道,Molly,hey。妳臉色不太好,發生了什麼事嗎?他停下腳步,友好關切地問。
放開拳頭,我尷尬地笑了個,然後搖搖頭,拿起燒杯跑去洗滌糟清洗。

你又做什麼了?我沒有。真的?嗯。
他們兩個的聲音逐漸淡出我的耳朵,我反覆清洗著燒杯,指腹輕輕劃過燒杯邊緣。

這個男人,這個男人…

05.

原來是真的。Sherlock說得沒錯。他的每一句都說得沒錯。

Jim‧Moriarty是gay。他只對Sherlock有興趣。

或許我不能這樣說,因為他本來就是無性戀。在他的世界,沒有愛情,只有感興趣的對手,是對手。

他接近我,是為了Sherlock。只為了Sherlock。

我看到了。在游泳池那一晚,我看到了。

沒有人發現我,我躲在更衣室內,聽著他們的一字一句。

當然沒有人能發現我,我這個人沒什麼特長,就是存在感低,躲起來很方便。

其實那一天我只是想要去接我那個在體育館當清潔工人的媽媽下班,沒想到會給我聽到如此震撼的事。

很諷刺是不?當我淪陷於這溫暖的棕黑色擁抱之際,居然發現這擁抱的中央藏著冰一般的藍綠氣息。

海洋一直都是心臟疼痛的代名詞,但這一次居然跟甜蜜的焦糖混在一起了。

既甜亦鹹,百感交雜,猶如吞下了五味散,濃郁的氣味使我哭出眼淚。

Jim沒有跟我說分手,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承認過我們在一起。

只是我自己一廂情願,不是嗎?我真笨,不是嗎?

Jim,我這樣愚蠢的人是不是很好騙?

在午夜時份,我蹲在游泳池更衣室的一角,無助地呼吸著,感受著愛情帶來傷害。

06.

一切都結束了。Jim給我打了一通電話。

Molly‧Hooper,感謝妳給了我一段那麼好的時光,再見。

我握著手機,久久不能作聲。眼淚無聲落下,酸感無息湧上。

我喜歡你,我愛你,我心內滿滿都是你呢,Jim‧Moriarty。

我終於擺脫Sherlock Holmes了。



可是我永遠擺脫不了苦戀的命運。



(下)

(BGM:林宥嘉—想自由)

01.

I’m Jim‧Moriarty.
I will burn your heart out of you.

02.

她叫Molly‧Hooper。

她是一個常穿純白色實驗袍,給人感覺很乾淨很純粹的人。

她有一頭柔順的淺棕色頭髮,在陽光下會泛起淡金光澤,看起來很美好。

她喜歡笑,笑的時候眼睛會彎起來,棕色的眼睛蘊含著笑意。

她很有愛心,我在巴茲觀察過她做解剖實驗,她撫摸著白老鼠的樣子,很傷感。

她擁有全世界最美好的東西,所以我選擇接近她,以她作起點,跟Sherlock玩遊戲。



她喜歡小動物,我以「我的小貓跑掉了」這個理由闖進了實驗室。

她在我闖進去的時候忍住沒尖叫,但當知道了理由,她很積極地替我找。

她輕輕抓著小貓的頸項,在往牠肚子撓撓,一直表現敵意的流浪貓立即擺出溫馴的樣子。

她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情,天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去抓牠回來。

她耐心地清洗小貓身體的背影莫名其妙地烙在我腦海中。



我突然想起了,母親的背影。

03.

Molly答應了我的邀約,她笑得很真誠,很純粹。

愚昧的人民阿,看看國王這一身漂亮的衣服!我帶了她去看『國王的新衣』,我知道她不開心。

蠢拙的人才會把感情全都往臉上鑿,這是她的缺點,也是對我有利的地方。

其他的觀眾大多數為父母與小孩,沒太多像我們這個年輕階層的人來看。

實際上,Molly‧Hooper心智跟這些小孩差不多,開心就笑,傷心就哭。

是蠢拙的緣故,Molly‧Hooper喜歡笑,更喜歡哭。

妳覺得這戲太無聊麼?我裝出失望而苦澀的笑容,問道。

的確,在話劇水平來說,這一個團體做得非常差,如果是我以前的音樂話劇團──

優柔寡斷不是好事,Jim‧Moriarty。我眨眨眼睛,望著Molly。

點點頭,Molly無意識地用沉默來回答我的問題。

妳真覺得無聊阿!我尷尬地笑了笑。很明顯,她沒聽到我的話,所以我要喚醒她的注意力。

很、很抱歉!我剛在想事情…她不好意思地道,明明正坐著卻不停做出鞠躬的動作,果真愚笨。

快完了,沒關係,等一會去吃飯好嗎──女人都喜歡這一套,她也不例外。但她居然碰我了。她握著我的手,是暖的。

樂隊的聲音漸漸遠出我的腦袋,我再一次想起了,我的母親。



……Molly‧Hooper,妳總不經意地勾起我一個又一個痛不欲生的回憶。

04.

各位小朋友~今天想跟大家說一個血腥的小故事,小朋友害怕的話,就學著面對這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小男孩,他很聰明,也很勇敢,年紀小小就知道很多事情,同學都叫他『教授』。

他的家庭生活非常美滿,爸爸媽媽都好疼愛他,就像你們的爸爸媽媽一樣愛你們。

他家裡還有一只小小的黑貓,很是溫馴。

雖然小男孩不是很喜歡這只貓,但每當他看到母親在浴室溫柔地替小貓洗澡的時候,小男孩就會很想過去撫摸一下這只濕漉漉的小貓。

這個小男孩在一個非常愉快的環境下渡過他的童年。



哎呀,上天真是個壞人呢,祂就是看不過眼這個小男孩的生活那麼美好,就稍微惡作劇了一下。

小男孩在睡前都習慣喝一杯熱牛奶以幫助入睡的,每一天的晚上,小男孩都會跑到廚房沖熱牛奶喝。

豈料在他十歲的某一個晚上,一件可怕的事發生了。

沖好牛奶的小男孩在回房的時候,看到房間內的媽媽正把鋒利的刀刃送進爸爸的左邊胸口!
血濺白練,小男孩純白的睡衣被染上一片血色。

噢!腥紅的、濃郁的血的氣味飄散在空中,但小男孩已經沒時間捂著鼻子了,因為媽媽想要把刀刃刺進床邊的小貓身上!

小男孩抱著裝有熱牛奶的杯子,一把摟過小貓,鞋子都沒有穿就跑出家門了,緊緊跟在身後的母親睜著滿佈紅絲的雙眼,握著刀子一直跟著他跑!

好恐怖!好痛!好害怕!好想哭…小男孩在街上吶喊著,嘶吼著,街道上卻沒有一個人肯理會他,只認為這是小孩子的瘋叫。

街上的人看到母親也沒說什麼,以為她只是忙著追兒子追得連正在切肉的刀都忘了放下。

結果小男孩一直跑,一直哭,哭得連眼淚都哭不出來了,抱著小貓跑到城市的盡頭,身後的母親卻露出了兇殘的笑容…

可怕嗎?害怕嗎?小朋友們,試著去面對你害怕的,因為這是你們會經歷的。

隆!天突然下起大雨,隆隆的雷聲把人嚇破膽。

小男孩一手緊緊握著保溫杯的把手,一手抱緊小貓,額上全都是因害怕而冒出來的冷汗,身體不住的顫抖。

母親一步一步地逼近,小男孩一步一步地退後,泥地上全都是他們歪七扭八的腳印。

感到背部一陣涼意,原來是背部撞到鐵絲網了!母親笑得更瘋狂!

小男孩的目光由母親瘋狂的笑臉遊移到她手上的刀子,瞳孔愈發縮小──



啊──!一聲悽厲的尖叫聲,幾下利落的削肉聲,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鏘──!一塊刀片掉下,幾滴眼淚落下,一份愛的遺憾。

喵……一只小貓的喵叫聲,很是軟糯,很是脆弱。



雷雨交加,小男孩蹲在母親倒下來的身體旁邊,小口地喝著帶有血腥味的冰冷牛奶。

一口、一口、一口…

嚥下肚子裡,是雙親和小貓的血。

05.

Molly沒有哭,我聽得到,她只是急速地喘息著,然後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在只有一布之隔的更衣室內蹲下來。

 中咨詢罪犯,厲害。Sherlock Holmes用他的英國陸軍勃朗寧L9A1對準我的心臟,用微妙的表情和語氣道。

對吧。我笑道,然後裝作不經意地把視線投向左方,我看到Molly縮成一團的身影。

那一剎,我真有衝動衝進去,給她一巴掌,然後叫莫蘭一槍解決她。

當然我沒有這樣做。

不是因為同理心,不是因為愛情,而是我不想因為讓這個女人妨礙到我跟Sherlock的交流。

我沒理會那個小身影,一邊走上前,一邊看著Johnny的背影,一邊跟Sherlock說話。

把它當成一個友善的警告吧,親愛的。我沉下臉,道,退後。

我感覺到,那個小身影顫了顫,呼吸也變得輕柔起來。

很好,我微微勾起唇角,那個小東西別太大動作,Sherlock發現就麻煩了。

繼續漫不經心地跟Sherlock談話,我一步一步走上前,內心繼續在想如果Sherlock發現後該如何讓她脫身。

直到Sherlock踏中我的地雷,他跟我說死亡。

每個人都會死!

是的,每一個人都會死,只差是早死還是遲死。父親和母親,還有小貓都不應該那麼早死的,不應該!但他們還是死了。

他們都死了,其他人何時死,不關我的事,他們想遲死早死,不關我的事,我想他們現在死,他們沒得反抗!

我還要利用他們來跟Sherlock玩遊戲。

Sherlock似乎很驚訝我的情緒轉換,他睜大眼睛,我會制止你。

不應該暴露自己內心情感的Jim‧Moriarty。我平靜下來,用一貫的輕挑語氣說,不、你不會。



我感覺到,那個小身影抖了抖,眼淚落下來了。

奇怪,我的心好像感到刺痛了,好像有些什麼,冷冷的,隨著她的眼淚,一下一下,落在我的心臟上。

忽視了自己身體上的異狀,我還是笑著跟Sherlock完成了這場有趣的對話。

本來不想殺Sherlock和Johnny的,因為他們實在太好玩,還有Molly‧Hooper也在──



Jim‧Moriarty,你最近太奇怪。

在正門後的我猛然一個激靈,對,我最近真的太奇怪,Molly‧Hooper關我什麼事。

緩緩走到游泳池,繼續那一場未完成的遊戲。

Sherlock把手槍指到地上的炸彈,我居然覺得很平靜。

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簾下之人。

如果能一起死在這裡,好像也挺不錯。



Molly,愚蠢其實是妳的優點,妳很快樂。

在電話響起前,心內滿滿的,都是Molly‧Hooper。

06.

承認吧,Jim‧Moriarty,你愛上Molly‧Hooper了。我躺在沙發上,無聊地把玩著手機,不禁悶笑出聲。

自十歲以來,人生完全在我掌控之內。就是因為這樣,我覺得太無聊了,所以不肯放過Sherlock Holmes。

掌握不了的事物,一樣就夠了,Molly‧Hooper完全是個意外。

我看著正被我緊握的手機,想了想,撥了一通電話。



Molly‧Hooper,感謝妳給了我一段那麼好的時光,再見。



騙子跟被騙者道謝。

Jim‧Moriarty,你無藥可救了。

-FIN-



番外

(BGM:Timbaland ft. One public-Apologize)

I’m holding 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I’m hearing what you say but I just can’t make a sound



生老病死,是一個很正常的人生循環,Molly‧Hooper非常明白。

醫院隨時都有人死去,醫生,你何不去他們床邊哭,看能不能為他們吊命?
Sherlock‧Holmes的話總是一針見血,John‧Watson頓時沒了聲音。
只剩嘆息。

Molly在門外一直遲遲不敢進實驗室,生怕他們會因此而開戰。
幸好,最後醫生還是讓步了,沒再多說。
Molly才敢推開大門。有新發現嗎?笑容可掬地道。

為什麼Molly對此段記憶特別深刻?
因為這是前傳。
在一切悲劇開始前發生的一件小事。

生老病死,真的很平常,不是嗎。
Molly擺弄著假人的頭髮,纖細的手指無意識在卷髮中穿插,心不在焉。
原來自那個人離開自己的視線開始,已經過了兩年。

兩年。
七百三十一天。
一萬七千五百四十四小時。
一百零五萬二千六百四十分鐘。
六千三百一十五萬八萬四千秒。

Molly不敢說自己每分每秒都在想他,但每當夜深人靜時,每當自己瑟縮床角時,每當耳邊響起Stayin’ Alive時,心臟就會開始感到漲痛,好像有什麼滿滿的,熱熱的東西真在自己胸口漲大,使人疼痛不堪,只能用流淚這方式來舒緩疼痛感。

Jim‧Moriarty,我覺得我跟你的距離,由始至終都好遠,真的,好遠。



You tell me that you need me
Then you go and cut me down, but wait
You tell me that you’re sorry
Didn’t think I’d turn around, and say...



Molly, coffee. Sherlock輕喊道。穩沉沙啞的嗓音在寂靜的實驗室內響起,Molly感到耳朵有點熱。
放下假人的頭顱,她靜靜地走出實驗室,給將要假死的人泡咖啡。
黑咖啡,兩顆糖,一向都是Sherlock的口味。

一顆糖,兩顆糖。Molly用夾子把晶瑩的方糖一顆一顆放進濃得化不開的咖啡,然後攪拌。
Molly泡的咖啡和John泡的牛奶基本上是我的生活必需品。Molly記得Sherlock曾臉不改容地說出這句煽情的話。

當時她的確嚇了一大跳,原來Sherlock還是重視她的。
之後那一天,她心情一直都很好,直到晚上跟Jim約會,她的笑容也特別燦爛。
Molly,妳今天笑得很漂亮,是有什麼讓妳高興的事嗎?Jim問道。
哈,今天Sherlock居然跟他哥哥說我的咖啡跟Doctor Watson──

Molly‧Hooper妳在幹什麼,Jim可是妳男朋友。

她笑笑,沒有繼續講下去。
Jim挑起眉,不露痕跡地緊握了拳頭,沒再說話。

Molly很混亂,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往哪邊跑。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當Molly捧著咖啡進來的時候,Sherlock不得不承認他有點被嚇倒了。
Molly眼睛很紅。

Sherlock,我想問你一個問題。Molly握著咖啡杯,低下頭,像是抑制著什麼,又想釋放出什麼。
Sherlock用沉默來允許她的提問。

今晚,不是你死,就是他亡?Molly輕道。

她想得很清楚,她知道這兩年來,腦海裡一直充斥著那個人是代表什麼;她也知道Sherlock只在工作的時候需要她的咖啡,而不是一輩子。

Sherlock沒有正面回答她的提問,只是輕輕的,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Sorry, Molly. Forgive me.

如果可以的話,Molly多麼想在此刻殺掉Sherlock。
這樣的話,那個人是否就不用死了?



I’d take another chance, take a fall
Take a shot for you
And I need you like a heart needs a beat
But it’s nothing new



Moriarty沒有一絲疑惑,沒有一絲顧慮,緊扣著Sherlock的手,拿起一直藏在口袋的手槍,飲彈自盡。

巨響、腥味、手上的用力、眼前的窘態。
細語、茶香、柔軟的觸感、看見的笑臉。

在他開槍之際,Moriarty聽到的不是槍聲,聞到的不是腥味,感受到的不是Sherlock的力度,看到的並不是Sherlock窘迫的樣子。

在他倒地以前,Moriarty聽到的是Molly的細語,聞到的是Molly身上的茶香,感受到的是Molly柔軟手手的溫度,看到的是Molly一直以來真摰的微笑。

Moriarty終於明白自己之前的無聊舉動。

他為什麼會羨慕Sherlock?因為他有John,但自己沒有Molly。
他為什麼要跟Sherlock說是時候找個同居人?因為他想跟Molly組織家庭。
他為什麼沒有叫莫蘭追殺Molly?不是因為她對Sherlock不重要,不是因為她沒有利用價值,而是Moriarty自己捨不得。

那一段捨不得,卻忘不了的記憶,縈迴纏繞,盤在心頭,每一個寂寞的晚上,一遍又一遍在腦海中重播。
這麼自虐的做法,不是他的習慣。
因為懷念,因為牽掛,所以任由鋒利的回憶把自己的心剮成碎片。

Moriarty想笑,也想哭。



I loved you with a fire red-
Now it’s turning blue, and you say...
”Sorry” like the angel heaven let me think was you
But I’m afraid...



他知道Sherlock沒有真正跳下去,正如他沒有真正飲彈自盡。
大家心裡都裝著一個人,一個心內也裝著滿滿的自己的人。



他聽到Sherlock跳下去之前的那段對話,他知道Sherlock和Johnny的感情,他知道了所有事。
知道又如何?明瞭一切,卻無法修補才是最痛心的事實。
把焦點放到灰濛濛的天空,Moriarty忽然就不想動。
他不想做任何事,讓他自己沉溺在悲傷之中,就一會,可以嗎?



他聽到John變了調的聲音,聽到旁人的驚呼,聽到Molly的抽泣聲。



Molly走了上來天台。



Moriarty還是不想動,他裹還是不想做任何事,他不知道自己該以什麼姿態對待Molly。

天才也有窘迫的時候。



你、你真的死了嗎。Molly擦著眼睛,用黏糊糊的聲音問道。

Moriarty依舊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沒有動一根指頭,沒有顫一下睫毛。

Jim‧Moriarty!你最好永遠都不要醒來!你最好永遠都不要醒…Molly跪倒在他的旁邊,哭得一塌糊塗。

溫熱的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Moriarty冰冷的臉上,Moriarty還是沒有動。
其實他最怕的,是跟Molly道歉。

一道歉,他們之間就什麼都不剩了。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Mrs. Hudson在Sherlock離開以後,一直就在處理Sherlock的化學儀器。她最後把所有儀器搬了去實驗室,Molly接過儀器的時候,給Mrs.Hudson遞了一張紙巾。

很好,Sherlock以後在實驗室躲的時候不怕會悶壞了。



蘇格蘭場那旁很安靜,Lestrade探長的部門最近沒有接到任何重要的案件,或許是上司的體諒,或許是上司覺得他們沒了Sherlock就沒了破案的能力。

探長看起來很憔悴。

Donavan小姐的黑眼圈很嚴重。

Anderson的眉總是皺著,在看到不同的頭顱骨時則皺得更厲害。

Mr. Holmes看起來跟平常無異,只是瘦了不少。

Doctor Watson沒有哭,一直都沒有哭。
Molly知道他一直堅信著Sherlock會回來,所以她沒有拆穿,沒有戳破。



Molly就這樣一直做著偵察的角色,替Sherlock打聽一切有關他身邊的人的消息。
Sherlock一直窩在實驗室,時時刻刻看著他的iPhone,卻淑有伸手去碰它。
你在等他的短訊?Molly捧著空空的咖啡杯,問道。
沒有在等他,等的只是我可以給他發短訊的一天。Sherlock淡淡地道。



一室咖啡香,Molly感受到的只有滿腔苦澀。
她連等的機會都沒有。



I’m holding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Sherlock正在實驗室內的特別工作室睡覺。
Molly曾勸他不要在那裡逗留太久,因為有不少化學用品在工作室,吸入太多會引致健康問題。
Sherlock回答,我這位元從小到大都跟化學用品玩遊戲的人會怕麽。然後微微一笑。
Molly歎了一口氣,最後趁著Sheklock不為意的時候把房間消毒一遍,再移走所有化學用具。



Molly正在清潔實驗室。
剛剛Sherlock做了一個會引至爆炸的實驗,把實驗室弄得滿盤狼藉亂七八糟,Molly迅速清理場地,如果其他人問起她為什麼會做這種實驗,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她靜靜地擦著鐵絲網和三腳架,聽到Sherlock在裡頭均勻的呼吸聲,一種複雜的感覺油然而生。

她曾經渴望的獨處場面如今終於發生,只不過她心內的人早已不是房裡頭的人。

上天總喜歡錯配。
一切都錯了,因為那個人的出現,一切都錯了。

Knock knock.

Molly抬起頭,看到實驗門的門徐徐打開。
小夥子的笑臉靦腆又可愛,棕黑色的大眼睛笑意盈盈,低腰褲上的螢光色十分刺眼。
刺眼的Molly眼睛都泛起淚光了。



不好意思,我的小貓走失了…男人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瞳孔漸漸放大,可以替我找一下嗎?

鐵絲網跌落在桌面上。

在Molly撲上去之前,腦內只剩下一句話。



錯配,就將錯就錯吧。

—FIN—



番外二

(BGM:Jason Mras-93 Million Mlies)

嚴重OOC!!!!!

【注意】此番外的時間設定是在偵探回來七年後,所以各人的年齡是這樣的:

Sherlock:36歲-John:38歲-Hansel:7歲
Moriarty:34歲-Molly:32歲-Louise:6歲
Mycroft:43歲-Greg:46歲

這是一個晴空萬里,和諧萬分的下午。
這是一間親切溫馨,無與倫比的221B。
……如果忽略某醫生的咆哮。

「Hansel‧Martin‧Holmes!」在茶几前,John板起臉,吆喝著面前只有七歲的小男孩,「我告訴你,你再掀起Louise的裙子我就——OH MY GOD!」意料之外地,Hansel壞笑一記,當著爸爸面前,奪走了站在他左邊的小女孩的初吻。

放心只是蜻蜓點水畢竟偵探和花生沒有在兒子面前法式深吻過花生在家裡總是很小心等到孩子睡了才敢讓偵探為所欲為咦我好像不小心洩露了什麼天機誒標點符號跑去哪了為毛不見了?

「Oh mydear,我感到很抱歉。」John蹲下來,摸了摸正發著呆的Louise‧Moriarty的頭,然後把兒子掀(沒錯真用掀的)到一邊訓話去。

Sherlock和Moriarty在沙發上不約而同都捏著報紙在看,時不時調整報紙下降的幅度,以便觀察前面三人上演的…小劇場。

你老婆咋這麼緊張?Moriarty用眼色問Sherlock。
「沒什麼,我昨天跟他說等到Hansel上了Loo再生氣也不遲,結果…you know。」Sherlock冷靜地用低沈的嗓音道。
Wow, fantastic reply.Moriarty眨眨眼睛,表示讚歎。
當然,我總能出人意表。Sherlock不禁笑了出聲。

Louise呆呆地看著uncle John對Hansel的「教育」l,然後呆呆地摸摸自己的嘴唇,再呆呆地看向自己父親,眨眨眼睛。
Moriarty輕笑了一聲,放下報紙,走到女孩身前,雙手插在口袋(簡單來說就是耍帥拜託你一把年紀就別耍帥了好麼)地彎下腰,在女孩耳邊輕道,Good job, Loo.
Louise原本透著迷糊眼神的棕色大眼睛頓時銳利起來,吃吃地笑了,「當然,爸爸,我將來還要那笨蛋娶我為妻,這樣一來他的初吻也給我拿走了。」然後回復天真的笑臉。
Sherlock不動聲息地瞄了瞄父女的身影,翹起二郎腿。你們這點小心思能瞞過我嗎,一群金魚。

Moriarty勾起嘴角,似乎很滿意Louise的答案,抱起她,「去找媽媽好麼?」
Louise翻了翻白眼,剛想開口說點什麼,Sherlock的聲音搶先她一步響起,「Molly正端著茶杯——我想是四個——還有些小點心上來,五秒後到達樓梯頂點,愛情果然會讓人變成白癡,昔日奸猾的Jim‧Moriarty也敵不過愛情陷阱。」附加一個不屑的笑容。
Louise在uncle Sherlock講完後給了父親一個「白癡老爸連我都猜得出了」的眼神。

此時,門打開了。

「各位,先喝杯茶吧,剛剛Mrs.Hudson教我弄了一些小圓餅,我總覺得這幾年來總是關在實驗室,也沒有認真學過烹飪,所以呢——哎呀我忘了Hansel和Loo的份兒,我真笨!」Molly急步進來,捧著一盤香氣誘人就說個不停,最後發現自己忘了小孩們也在,於是再急步離去。

「Molly,呃、你可以把盤子放下再出去…」John停止了對Hansel的訓話,善意地提醒Molly。
Molly著急地道,「噢,是的,我現在放下再下去…」她急速地放下盤子,再奔出門口。
父女檔對視了一眼,一同噴笑。

John覺得應該說夠了,於是把垂頭喪氣的Hansel扔到沙發去。
「嗚,爸爸!我痛!」Hansel捂著小屁股,眼泛淚光地道。
Sherlock低聲道,「小子,閉嘴,你害我昨天沒睡好。」
Hansel皺起眉頭問,「我看你睡得挺好的,Loo她們上來前一秒你還裹著床單不肯起來。」
Sherlock瞪了他一眼,低下頭再抖抖報紙,「你是不會明白花生有多好吃。」

Hansel>>Q^Q?

人妻(刪除線)John本來還想叫Moriarty坐下來喝茶,看到父女檔笑成這樣又不禁好奇,「你們在笑什麼?」
Moriarty抱著女兒坐了在小沙發,然後說,「待會不管你們吃到什麼味道的餅乾,請你們別狠評。」
Louise吃吃地笑了,「媽媽的手藝不錯的,不錯的。」然後又跟她爸大笑起來。

Holmes一家對視了一眼,再看著桌上賣相討好的小圓餅,眼神各異。

我該怎樣拒絕Molly的小圓餅,現在腦內有五十五種方法我該用哪一種?——SH
我該如何在吃下餅乾後保持最佳樣貌討好未來岳母,現在腦內有十五種方法我該用哪一種?——HH
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為什麼我不明白?——JW

「還有Sherlock,」Moriarty收起笑容,認真地道,「你錯了。」
Sherlock皺眉,「What?」
「Molly用了六秒才到達這裡,」Moriarty挑釁地道,「看來中了愛情陷阱的人不只我一個。」

Sherlock不爽地倚在沙發背上。
Moriarty壞壞一笑,把女兒放到自己腿上,輕輕撫摸著那一頭美麗的黑髮。
就像是Molly的發質被染上自己的顏色一樣,Moriarty很是喜歡。
愛情結晶品啊,在遇上Molly前,他甚至連戀愛也不想談,遑論今天可愛的女兒的出現。

原來,已經七年了。

用了兩分鐘,Molly捧了兩杯茶上來。「這次應該夠了,不好意思因為剛剛太興奮,來吧,快來吃吧。」
小心地放下茶杯,Molly緊張地看著幾個坐下來的男人(噢還有她腹黑的女兒),有點期待,又有點擔心。
如果他們像Jim上次一樣霸佔著洗手間不出來咋辦。Molly無限FF。

John搔了搔頭,額上的抬頭紋看起來有點猙獰,「挺香,吃下去該不錯,Molly其實你可以坐下來的。」
Hansel看著滿臉愁容的Molly坐下來後,藍色的大眼睛轉了一圈,然後伸手,拿了一塊小圓餅,先是觀察,繼而聞聞,再舔一舔,最後——

「Molly,我想你要再多走一遍了。」Sherlock突然重重歎了一口氣(Hansel立即停上進食動作)。
Molly不明所以,Moriarty呵呵一笑,「有一位難纏的客人在三秒後將會攜眷到達本樓層。」
Sherlock無奈地呷了一口茶。

「Hey,各位!」Molly抬起頭,看到一抹銀白色的身影,當然後面還跟著一把小黑傘。
「OhLestrade!還有Mr.Holmes!你們怎麼會來了?」Molly連忙走出去,「我再去端茶,你們先坐一下。」然後,沖出去了。

Sherlock與Moriarty暗暗交換了一個眼神。(別問我是什麼眼神,包含太多了)

「Molly好像很緊張呢。」Greg笑笑,脫下外套然後自覺地搬來了兩張椅子,坐下。
Mycroft接過Greg的外套,再脫下自己的,掛在牆上,然後坐在Greg旁邊,把小黑傘放到身旁。
腫麼只是幾個細微的動作就有『默契好到閃死人』的既視感……

John微微一笑,「Molly剛剛焗了小圓餅,可能急著想要我們嘗嘗吧。」
Hansel捏著小圓餅,腦海的『笑臉迎岳母十五招』已被刪剩三招,就是『裝吃』、『吃一點「和『塞給老爸吃』。
Moriarty和Loiuse盯著小圓餅,遲遲不敢動手。

Mycroft在聽到小圓餅,眼睛掠過一絲閃光。
「Mycorft,你好不容易才堅持到現在,難道要反悔麼。」Sherlock翹起二郎腿,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兄長好整以暇,「要是不吃,對於Hooper這是很無禮的事。」
Moriarty低低地笑了,「要是Molly知道你要減肥才不吃她的小圓餅,她會為了『差點令Mr. Holmes破戒』而感到不好意思無地自容。」
Mycorft輕咳一聲。Greg拿起一塊小圓餅,「哈哈,Myc也吃吧,聞上去挺香的,你們為什麼都不動手?」眾人搖頭,一副『你先吃這是好東西』,「那麼我就先吃了。」

Greg把小圓餅放進嘴裡。所有人屏氣凝神,看到Greg的動作。
咬了一半,嚼了兩口,停止動作。Greg面如土色。

時間好像隔了兩世紀那麼久。明明就只有兩秒!

「Lestrade,Mr.Holmes,我替你們——」Molly捧著茶杯進來,看到大家神色凝重地看著背對自己坐的Greg,不禁好奇,「你們在幹什麼?」
放下茶杯,Molly走近他,然後看到他拿著自己的小圓餅,停止了嘴嚼,唇邊還沾了一點餅碎。
「噢!你吃了我的小圓餅嗎,怎樣怎樣,味道還好嗎?」Molly‧眼睛是用星星做的‧Hoopper看著Greg問。

所有人頓時好像被開了開關一樣,七嘴八舌地道,「看他樣子應該很好吃!」

「他覺得太好吃所以才說不出話來。」

「Molly不用緊張,應該是好吃的。」

「Dear,你很棒,真的。」

Molly看到大家那麼踴躍,有點好奇,「你們幹嘛那麼緊張?還有,你們都還沒吃過,又知道好吃?」
於是,大家再次安靜下來。

此時,Greg微微顫抖了一下。
「Molly,想不到你知道這個方法…」Greg繼續嘴嚼的動作,只是眼睛有點紅紅的,「很好吃,真的,我吃出母親的味道。」

眾人倒。靠腰原來是真的好好吃所以才不說話!
Molly高與地笑了,紅潤的臉頰高高地鼓起,「真的嗎?那就好了!謝謝你。」

在倒地過後,大家都爭先恐後地搶著小圓餅。

「這塊是我的!」

「小子我是你爸!」

「那又怎樣?這可是未來岳母做的小圓餅呢!」

「收回你們的手,這裡是我家!」

「等一下剛剛uncleGreg說有母親的味道不是應該我先吃嗎!」

「我禁甜食禁了那麼多個月當然是我先吃!」

Moriarty看著面前這一群明明加起來都已經有幾百年的大小孩在搶食,露出暖心的笑容。
「Dear,我給你留了這些,」Molly悄悄走到丈夫身旁,給他餵了一塊嫩紅色的小圓餅。
「嗯?蘋果口味?」Moriarty嘗到酸酸甜甜的蘋果味,不禁驚訝,「小圓餅有蘋果口味的嗎?」
Molly滿足地笑了,「我做的,當然可以有,只給你做的蘋果口味。」

Moriarty看著妻子紅紅的臉頰,頓時有點心動。
「Molly,我想吃蘋果。」
「嗯?」
「這裡。」輕輕地,咬了Molly臉頰一下。
「Oh Jim!」Molly害羞地捂著臉,瞪大眼睛看著Moriarty。
只見Moriarty滿眼溫柔。

「Oh Jim~」Hansel和Louise壞心眼地對望一下,然後捧起對方的臉頰用奇怪的腔調說話。
可是這樣一來,孩子的臉頰全都是餅乾碎阿……

「哈哈哈哈…」

原來,這就是家的感覺。
Moriarty很慶倖,他當初沒放棄Molly,沒放棄自己,沒放棄所有人。
或許,是時候放下以前的所有,學會感謝和祝福了。
父親、母親、小貓,還有所有人,謝謝你們。

Molly‧Hopper, I love you.
And you too, Louise.



Every road is aslippery slope
每條道路都會有陡峭的滑坡
There is always a hand that you can hold on to.
但總有一雙手能讓你牢牢的抓住
Looking deeper through the telescope
仔細往你內心深處窺視
You can see that your home’s inside of you.
你可以看見,家永遠都在你的心中
Just know, that wherever you go, no you’re never alone,
只需要謹記,無論你身在何處,你永遠不會孤單
you can always get back home
你永遠都會找到回家的路

——Jason Mras《96Million Miles》

-FIN—

评论 ( 7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