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的貓攻(肉)

我他媽卡了兩年,螺絲都快不舉了。
來吧,我來了。
我他媽的回來了。

-

螺絲離家出走了兩個星期。
彷彿在丟了螺絲之後,Mesut丟了自己的心一樣。
他沒有去上班,沒有找朋友,沒有看電視,沒有出過門,一直窩在沒有螺絲的家裡弄鯛魚燒,上午晚三份,然後放在桌子上,想著那個漂亮的身影會否聞到香味,然後踏著緩慢而輕快的腳步,出現在自己面前。
結果沒有。
鯛魚燒最終落了在自己的胃。

螺絲是一只喜歡吃羊肉串的貓。
他擁有黃黑相間的漂亮毛髮,鼻頭是濕濕的粉紅色,眼睛細長卻蘊藏著整個星空,雖然嘴角有點歪,但配合他邪氣的眼角,螺絲是一只非常好看的貓。
重點是,螺絲是一只懂得講話的貓。

-

Mesut三個月前把螺絲從家樓下的公園撿回來養,他第一眼就喜歡上這只貓,儘管他眼神有點冷漠,走起路來高傲得會讓你覺得自己配不上養他,可是Mesut就是固執地想要把他抱回家。
是寂寞,是孤獨。
Mesut自己一個住了很多年,一直沒有伴侶,大概是想找個伴陪陪自己吧。

一開始螺絲冷淡得很,什麼都不碰,食物、水、甚至Mesut都不理不睬。
Mesut也很不解,不過沒有太在意,至少自己抱他的時候他沒有反抗,會乖乖地窩在自己懷裡,又肯陪他一起睡覺。
直至有一天Mesut買了個鯛魚燒回家作晚餐,螺絲才抬起眼皮,緩緩走到Mesut面前,低頭蹭了蹭他褲子的布料,開口道,「我想吃這個。」

Mesut差點沒被嚇死,整袋鯛魚燒掉了在地上,螺絲搖了搖頭,然後蹲下來,一小口一小口地解決到那個熱騰騰香噴噴的日本小吃。

「你...懂得說話?」Mesut久久沒能找回自己的聲音。
螺絲看了他一眼,眼神有點鄙視,「我以為這是很明顯的事實。」

「...好吧。」

其實Mesut只是在一開頭被嚇到,冷靜下來以後,他覺得貓會說話沒有什麼大不了,畢竟他小時候也認為自己是外星人,總有一天被母星派下來的UFO接走。
Mesut腦海裡總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

知道了螺絲的喜好,Mesut在之後的每一天都會給螺絲買鯛魚燒。多虧了這小小的鯛魚燒,螺絲和Mesut的關係邁進了一大步。
嗯,也挺大的。

「...」
「這節目怎麼這麼無聊,轉台。」
「...」
「這節目是給弱智兒童看的嗎?轉台。」
「...」
「不是吧Mesut,你多大了,還看卡通片,轉台。」
「...不看了。」Mesut有點郁悶,關上電視機就去洗澡。
螺絲本來窩在Mesut的懷內,見身邊的熱源要離開了,便跟著一起去洗澡。

「...你怎麼跟進來了!」
「外面冷。」搖搖尾巴,舔舔爪子,語氣理所當然。
「我、我要洗澡!」
「我知道,這裡暖。」跳上洗手盤,把尾巴揮到自己面前,縮成一團,窩在Mesut的衣服上。是Mesut的氣息。
「我要脫衣服!」
不禁翻了翻白眼,「我是貓,還有,我是男的。」
Mesut找不到反駁的理由,於是悻悻然地脫了衣服,躲了進浴缸,默默洗澡。

如果Mesut有留意到螺絲一直在他身上留戀的目光,估計他不會這麼淡定。

-

經過三個月的相處,Mesut發現自己好像有點過於依賴螺絲。
譬如晚上睡覺不抱他就睡不了;下班回家時沒有他走過來蹭蹭自己小腿就覺得渾身不對勁;洗澡時喜歡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甚至會把他拉下來一起洗澡;看到螺絲吃自己弄的鯛魚燒時,眼睛滿足地瞇起來,他感到幸福。

糟了。
好像喜歡上這只毒舌而冷淡的貓。

是單身已久的寂寞所引起的感情?或許是,或許不是。這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他覺得要是剩下來的時間都有這只貓陪伴著自己,也挺不錯。

這樣想,又好像沒那麼糟。

-

螺絲離家出走的原因,Mesut很清楚。
那天公司有酒會,有位女同事喝醉了,Mesut好心想送她回家,但又不知道她住在哪,只好把她扶回自己家。
結果一開門,螺絲頭一抬,眼睛一瞪,瞳孔縮成一條線,然後就從窗戶跳了出去。

當時Mesut頭也很痛,又忙著照顧女同事,所以抽不出身來找螺絲,想著他只是鬧一下脾氣,會自己回來的。
到後來兩天後,螺絲還是沒有回來,Mesut才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Mesut有試過到街上尋找,黃黑相間的貓多麼罕見,可是就是找不到。公園,食肆,甚至鯛魚燒的店鋪都找過,但都是找不到。

很沮喪,同是亦很害怕。
為什麼要走?為什麼不讓我解釋一下?Mesut有點瘋了的感覺。

一只懂說話,有著與人類一樣高智慧的貓,要躲起來根本不是難事。
突然醒悟到這個道理的Mesut頹然地回了家,開始了日復一日的鯛魚燒計劃。

沒了螺絲的生活,Mesut覺得很難熬。
只是短短三個月,螺絲已經改變了Mesut的生活習慣。
沒了螺絲,Mesut連覺也睡不好。

Mesut很難過,很傷心,也很擔心。
螺絲...你快回來...

-

安靜的廚房內,Mesut無意識地醃著羊肉。
起繭的手指在柔軟的麵團上輾轉按壓,以簡單利落的動作把麵團揉成均勻的狀態,再將麵團放進鯛魚的模中。

螺絲喜歡吃紅豆⋯⋯Mesut默念著,將香甜的紅豆泥釀入麵團中。
螺絲喜歡吃外脆內軟的鯛魚燒⋯⋯Mesut垂著眼睛,把火力調至最高。
螺絲喜歡吃鯛魚燒⋯⋯Mesut把烤好的鯛魚燒拿出來,然後用刀子在餅的表面雕了些什麼。

他雕了螺絲的名字。

Mesut默默盯著製成品看,眼神專注得彷彿可以在鯛魚燒身上開兩個大洞。
不過,就算自己怎樣看,螺絲都不可能在餅中鑽出來,然後跳到地上,蹭蹭自己小腿。
嘆了一口氣,Mesut這次沒有吃下鯛魚燒,太膩了。

看了看時鐘,不經不覺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弄這個沒有人吃的鯛魚燒居然耗用了自己兩個小時。
腦袋有點不清醒,Mesut開始覺得睏。
可是覺得睏也沒有用,不抱著螺絲睡根本睡不了。

算了吧,還是先去洗個澡。Mesut低著頭,走到房間拿睡衣,然後往浴室方向轉。

-

就在Mesut關上浴室門之際,沒有關上的窗戶闖進了一個金色的身影。
是一個男孩,一個有著貓耳和尾巴的男孩。
男孩動作非常輕盈,先是像貓一樣跳上窗台,然後無聲著地,邁著優雅的步姿走近浴室,把頭上的耳朵貼近浴室的門。
聽到裡面傳來水流嘩啦嘩啦的聲音,男孩鬆了一口氣,然後走到廚房大快朵頤。

天啊,男孩在吃到第一口鯛魚燒後才發現自己是有多想念這股味道,藏在金髮中的兩只耳朵不禁興奮地抖起來,金黃色的尾巴也歡快地左右擺動。
吃了沒幾口,鯛魚燒就沒了,可是男孩還覺得餓。
抓了抓自己的尾巴,男孩有點著急地踱步。
如果現在直接衝進去,那個大眼睛一定會被自己嚇壞,又或是被揍一頓。
可是他真的很餓,他已經整整三天沒有吃過東西。

就在男孩掙扎著要不要衝進浴室時,Mesut已經洗好澡,穿戴整齊地步出浴室。
頭有點暈,可能是這段時間都沒有足夠的休息所致。Mesut用毛巾蓋在自己濕濕的頭髮上,沒有留意到廚動內的動靜,拖著沉沉的腳步走向睡房。

「Mesut。」身後突然有人叫住他,Mesut被嚇了一跳,手一抖,毛巾被拋到地上。
猛然轉過身,Mesut看見一個有著人類臉容和身體,可是頭上和屁股長有貓耳和尾巴的生物。
Mesut瞪大了眼睛,有點不懂應對。

男孩見Mesut沒有反應,想著上前和Mesut說說話。
其實男孩心裡也沒有底,畢竟他變成這個模樣,貓不像貓人不像人,怕Mesut接受不了他。
Mesut急速地後退了一步,這不能怪他,是生理反應。

可是在他後退的時候,地上的毛巾戲劇性地絆倒了他的腳跟,他一個重心不穩,就往後掉。
「哎!」閉起眼睛,頭部著地時卻感覺不到痛楚,好像有什麼柔軟的東西枕在頭下,而且還有些什麼壓了在他身上。
Mesut睜開眼睛,發現是那個男孩用手抱著自己的頭髗,並用一種極令人尷尬的姿勢把他壓了在身下。

「你、放開——」本來想叫男孩放開的Mesut在注意到男孩的五官後就噤了聲。
他察覺到男孩的嘴巴。
往右上揚,歪得很邪氣的嘴型。
然後發現,雖然男孩嘴巴雖然很歪,雖然邪氣,但配上細長的眼型,出奇地合襯。

這張臉,真他媽有親切感。

-

「Mesut…是我。」男孩抿了抿唇,往Mesut的頸項蹭了蹭。
本來還不太確定的Mesut現在完全肯定身上的人是螺絲。

「你去哪了?」螺絲沒有作聲,只是默默在Mesut的頸項上舔了舔。
「我問,你去了哪?」Mesut不慍不火的聲音再次響起,螺絲才意識到自己沒辦法逃過這問題。

「Mesut,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模樣嗎?」

他感到Mesut搖了搖頭。

「我叫Marco Reus,是一個來自貓星的遊客,一年前我和朋友一起來了地球玩,可是我和朋友走散了,結果自己一個留了在地球一整年。」
Marco聲音有點悶悶的,尾巴在Mesut抱在自己背上的手上輕繞,「我們貓星人有一個特點,當我們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基因就會出現變異,慢慢我們就會變成最能適應該地方的生活的物種⋯⋯」

「所以你當初懂得講話和喜歡吃鯛魚燒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Mesut問。
Marco默默點了點頭,「其實我當天離開的原因,是我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將要進行第二次變異。Mesut對不起,我實在沒有信心讓你看到我變異的過程,看著一只貓的手腳一天比一天像人類的手腳,眼睛一天比一天大,更不要說那個指甲和肚子⋯⋯」
「為什麼是那一刻?」Mesut像是抓住了重點,「為什麼不在我把女同事安頓好才偷偷離開?為什麼?」

纏住自己的手的輕柔觸感忽然變得僵硬,Mesut感到自己頸項上的兩團毛茸茸的東西輕輕地抖動著,很癢。
「Mesut,你知道的。」Marco抬起眼睛跟Mesut四目相投。
「我不知道,你回答我。」Mesut微微抿起唇,眼神似乎在閃爍著什麼。

-

兩人就這樣看著對方。
忽然,Marco就笑了。

-

「我吃醋了。」說罷,在Mesut蘊含笑意的目光中,Marco的嘴唇輕輕覆上身下的薄唇。
「嗯。」Mesut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雙手抱著Marco的頸項,把他向下拉。

一切都發生得那麼突然,但絕對不突兀。


以下的請到下面看~
http://www.changweibo.com/downLoadImgUrl.php?img_url=http://baiduapp.changweibo.net/user_img/2016/0821/15045803358.png

-

其實啊,感覺很對不起大家
當初毫無預兆地退lof,雖然認識我的人不多,可是我知道劇場一更新的時候是真的有人會開心,會跑來跟我說「真的更了!」這樣。
然後我不玩lof的這種時間,居然不斷有人關注我這個逗逼,我是真的很開心😭😭😭😭
所以,來獻上一鍋遲到兩年的肉!

開吃吧!

评论 ( 9 )
热度 ( 21 )